1. 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卡拉马佐夫兄弟经典名句

卡拉马佐夫兄弟经典名句

导读:1 下面句子出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哪部作品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年轻作家万尼亚与娜塔莎青梅竹马,不料后来娜塔莎迷恋上花花公子阿廖沙,阿廖沙的父亲为了金钱

1.下面句子出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哪部作品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年轻作家万尼亚与娜塔莎青梅竹马,不料后来娜塔莎迷恋上花花公子阿廖沙,阿廖沙的父亲为了金钱玩弄诡计,让阿廖沙另觅新欢,抛弃了娜塔莎。万尼亚始终不离不弃。

最后——文章结尾写道:

娜塔莎抬起她那异样的目光长时间的注视着我。

“万尼亚,”她说,“万尼亚,真是做了一场梦啊!”

“什么一场梦?”我问。

“一切,一切,”她答道,“这整个一年里发生的一切。万尼亚,我为什么要把你的幸福也给毁了呢”

我在她的眼睛里读到:

“我们原可以在一起白头偕老,永远幸福的啊!”

(And in her eyes I read:

“We might have been happy together for ever.” )

令人心酸的一部小说。

不过整体而言,不如陀氏的《白痴》《罪与罚》和《卡拉马佐夫兄弟》。最后一部最好!

2.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作品赏析

《卡拉马佐夫兄弟》最初在《俄罗斯信使》杂志上连载了将近两年(自1879年第1期至1880年第11期),并于一八八一年出版了第一个单行本。

它的主题和哲学在米嘉向阿辽沙自白的一章里已经点明:“美这个东西不但可怕,而且神秘。围绕着这事儿,上帝与魔鬼在那里搏斗,战场便在人们心中。”

陀氏认为每个人心中都藏有一个魔鬼。他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写道:“贯串全书的主要问题,正是我自觉和不自觉地为之苦恼了一生的问题:上帝是否存在?”万一上帝不存在怎么办?那么,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来说,世界就只能是魔鬼的闹剧,别的什么也不是。

倘若如此,那就“无所不可”,干什么都是合法的了,甚至犯罪。为了形象地诠释这一主题和哲学,作者向我们展现了卡拉马佐夫一家,包括道德败坏的老子和他的四个儿子。

老大德米特里、老二伊万和老三阿辽沙分别象征人的肉体、理性和精神这几个不同的方面,而私生子斯乜尔加科夫则代表被侮辱、被伤害和被剥夺继承权者。这些人物统统给粘在一张道德哲学的网上,谁也休想挣脱。

上帝与魔鬼为争取控制他们的灵魂而厮杀。小说从头至尾弥漫着这场拼死搏斗的硝烟。

所有的人物都卷入了一起凶杀案,他们在舞台上走过的时候,无不以怵目惊心的清晰度表露各自的感情,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第五卷第五章《宗教大法官》无疑是文学史上绝无仅有的个案。

基督亲临可悲的尘世,却遭到教会的质疑和挑战。这里提出的问题是:人能不能靠基督的教诲过活?魔鬼,那个旷野里聪明而可怕的精灵,能不能以一种更好的方式支持人类?为什么人非得在自由和面包之间作出抉择?这—章在某种意义上是—部以文学形式写就的历史哲学。

上帝和魔鬼在此短兵相接。结果看来是上帝落荒而走,魔鬼趾高气扬,基督精神败得很惨。

这一主题到了第十一卷第九章《魔鬼。伊万·费尧多罗维奇的梦魇》中重又出现。

这两章文字罗列了否定上帝的种种论点。肯定上帝的论点则包含在写阿辽沙和佐西马长老的那些章节中。

在那里,作者试图表现圣贤的形成过程和基督式博爱的力量。陀氏相信基督精神最终将高奏凯歌。

但他能加以证明吗?在剖析罪恶和人的畸形心态方面,陀思妥耶夫斯基当得起最高级的赞美。然而他在表现以阿辽沙和佐西马神父为象征的善的那些笔墨中是否取得成功,读者自己会作出判断。

在错案面前,胜利者究竟是谁——上帝还是魔鬼?。 人们一般都把《卡拉马佐夫兄弟》评价为十九世纪后半期的一部批判现实主义作品。

其实,作品的思想内容十分复杂,作家的创作意图也深远得多。小说酝酿了十几年,写于从一八七八至一八八零年,即在作家去世前几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想要在这部作品中对自己的一生探索做个总结,想要在书中探讨他认为人生与社会最重大的“全宇宙的问题:有没有上帝?有没有灵魂不死?”探讨善与恶、社会主义与无政府主义,探讨“怎样按照新方式改造全人类”。一八六九年他在一封信中明确写道:“将贯穿全书的主要问题——它使我自觉不自觉地苦恼了一辈子——是上帝的存在问题。”

《卡拉马佐夫兄弟》通过了一系列人物的举动探讨了上帝的“存在”,真理的本质和宽恕的重要性。谋杀的情节可被视为是小说核心——一人(德米特里)是否应为另一个人(老卡拉马佐夫)的死亡负责这一主题——的文学表现,这一情节不断与佐西马长老的格言“任何人都应为任何罪负责”照应。

小说中的几兄弟分别在弑父案中扮演了各自串谋的角色:德米特里拥有弑父的动机却没有得手,伊万的无道德论使他认为弑父是合理的,斯乜尔加科夫最终将弑父付诸实施,而阿列克塞这一小说中最仁慈的主人公在明知兄长有弑父渴望的情况下却没有制止。德米特里的判决和审判现场旁观者的愉快的举止和伊万在《宗教大法官》中关于“人本质上的弱小和对于是非的计较 ”相互对比。

然而,整部小说可被视作一次“拙劣”的探讨。如果说整个审判是在纠结于上帝是否存在,那么孩子气的检举人和被告律师间的争论显然就是毫无意义的了; 阿辽沙 最后的“石边发言”也并不试图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伊柳沙的死反映了伊万关于不存在上帝的观点。

相反,他只是告诉孩子要相互爱护并且不要忘了伊柳沙或是任何人。由此,我们可以认为作者是以不可知论者的观点阐释小说的神学主题。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辞,一部小说中究竟表现着怎样的哲学命题就见仁见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深谙此道,在小说中广泛着探讨着“何为真理?”,就比如老卡拉马佐夫究竟是怎么死的。

值得注意的是,小说中并没有明白无误告诉我们到底是谁杀了老卡拉马佐夫。小说中的大多数人物都在最后确信凶手是斯乜尔加科夫,连斯乜尔加科夫自己也承认了。

但要说其他人毫无嫌疑或者一切盖棺定论了还为时尚早(比如说斯乜尔加科夫那说不清来处的3000卢布就没有解释清楚)。或许是谁杀了老卡拉马佐夫已经不重要了,幸福与美好还要继续,这一切都该被宽恕。

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上帝存在的思考是在人类的苦难之上展开的。人既然带着原罪降临人间,恶的存在就不可避免。

苦难是人生的原生态,是人的宿命。人可以逃避环境。

3.介绍一下《卡拉马佐夫兄弟》

故事发生在一家钢铁铸造厂,有一个戏剧团在那里筹备表演根据经典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改编的话剧,通过这一事件折射出世间百态。

为争夺女人格鲁申卡,老地主卡拉玛佐夫挨了长子德米特里的打。德米特里有两个异母弟弟:伊凡和阿廖沙。

老卡拉玛佐夫还有一个不公开的私生子斯米尔加柯夫,在他家当厨师。一天晚上,德米特里去找格鲁申卡,他误以为格鲁申卡与父亲在鬼混,遂去父亲家寻找,后来又追踪到小镇,找到了格鲁申卡和她的波兰情人。

正当格鲁申卡向德米特里表明她早已不爱波兰人,愿永远与德米特里相爱时,警方赶来逮捕德米特里,指控他杀死了父亲,把他押走。 苏联版更长,表演具有话剧味,色彩偏棕色,置景有一种哥特风格。

故事讲述几兄弟爱上同一个女孩,而他们父亲对他们极为严厉,近乎虐待,由此产生种种矛盾。影片充满对善恶、爱憎、妒嫉等人类原始情感的描写。

比美国版正宗,但也更难欣赏。 背景 陀思妥耶夫斯基于1878年开始写作《卡拉马佐夫兄弟》。

小说的发端就能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早年深受的几处影响的痕迹。例如他此时深受俄国哲学家和思想家Nikolai Fyodorovich Fyodorov的影响。

Fyodorov推崇基督教中“凡人通过向耶稣对先辈的过错进行弥补达到救赎与重生,从而达到天下大同” 的理念。陀思妥耶夫斯基辛辣地将这场弑父案表现为未被这种意识形态所必然遭致的结果。

故事中的兄弟不但不为举止荒唐的父亲赎罪以求得重生,反而串通一气对父亲的死推波助澜,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这正是人类不统一的体现。 宗教与哲学虽深刻影响着陀思妥耶夫斯基自己以及他笔下人物的命运,然而一个更大的悲剧却彻底改变了小说的命运。

1878年5月,陀思妥耶夫斯基年仅3岁的儿子阿辽沙 离开了人世,这也打断了小说的进度。陀斯妥思耶夫斯基遭受了空前巨大的打击,因为他儿子正是死于是家族遗传的癫痫病。

他将对于儿子离世的悲伤写在小说中,将阿辽沙这个与儿子同名的人物设置为贯穿始末的英雄并赋予它所有为自己敬仰与寻求的美德。这份心痛也被揉和进了小说中退伍上尉斯涅吉辽夫 与他的儿子伊柳沙 的故事中。

一段个人经历也影响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让他选择以一场弑父案作为小说的主要情节。19世纪50年代,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传播反政府言论而被放逐至西伯利亚,成为强制劳工。

那段时期,他遇到了一个名叫Ilyinsky的年轻人,他被指控谋财弑父而被放逐至此。大约十年之后,陀思妥耶夫斯基才得知是Ilyinsky乃是被误判的,且在真正的杀人犯伏法之后才得以无罪释放。

这个事件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影响直接体现在了这部小说中,更成为了推动情节发展的决定力量。不仅如此,老卡拉马佐夫的大儿子德米特里的许多体貌特征和性格特点也都与Ilyinsky很相似。

结构 诞生19世纪的《卡拉马佐夫兄弟 》中却充斥着现代元素。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部小说中运用了各色写作技巧,很多文学评论家也因此称这部小说在结构上有些散乱。

那个全知全觉的讲述者便充分印证了这一点。虽然小说中的思想与感受大多与作者有利害关系,但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无所不用其极的这种写作怪癖却让他自己也仿佛变成了小说中的人物。

在陀氏的文本中,讲述者与小说人物的语言严丝合缝,因此小说中也自然不存在话语的权威( 见巴赫汀的《托斯妥耶夫斯基文学艺术的问题: 复调与不确定性 》中有更多关于陀氏与其人物的关系的研究)。这种写作技巧提升了“真理”的主题,也让叙述变得更加主观。

语言风格也是陀氏这部小说中的一大特色。每个人都德行一致,有着自己的语言风格。

例如律师菲久科维奇 习惯将“偷”说成“抢”,更有一次断言老卡拉马佐夫被谋杀案中的五个嫌疑人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人”,读者因此便可感觉到这个律师总是想显得自己很有学问却反而总是措辞不当。文中还有几处脱离故事情节之处,都是为了让读者注意并了解那些在故事一开始并不那么重要的人。

例如第六卷《俄罗斯修士 》中,全篇几乎都被用来介绍佐西马神父,其中还包含了一段佐西马神父的自白,而这个多年前遇到的人物似乎并没有主线的故事中起到什么作用。 主要人物 费多尔·巴弗洛维奇·卡拉马佐夫 老卡拉马佐夫 这个55岁的寄生虫和小丑在两次婚姻经历后成为了三个儿子的父亲。

不仅如此,传言中他还有第四个儿子,不过这个私生子帕维尔·斯乜尔加科夫 竟然被他以厨子的身份留在家中。可是,老卡拉马佐夫 对于几个儿子都不敢兴趣,正因为如此,这个家庭中的所有成员之间都充满隔阂。

而老卡拉马佐夫 遭到谋杀的故事和随即发生在他的大儿子德米特里 身上的一系列事件构成了整部小说的主要情节。 德米特里·费多罗维奇·卡拉马佐夫 德米特里 [ 米嘉,米剑卡,米特里 ]是 老卡拉马佐夫 的长子,也是 老卡拉马佐夫 第一次婚姻的惟一一个孩子。

他继承了父亲好色的特质,这对也使他与父亲常常冲突。 德米特里 喜欢享受整夜的声色犬马和任何能带来刺激的娱乐,这使他很快耗尽资财,更诱发了他与老卡拉马佐夫 更大的冲突。

老卡拉马佐夫 被谋杀后,他也因为父子间紧张的关系自然而然卷入了警方的调查。但事。

4.《泰戈尔诗选》,《母亲》,《卡拉马佐夫兄弟》的阅读理由

许多批评家说,诗人是“人类的儿童”。因为他们都是天真的,善良。在现代的许多诗人中,泰戈尔(RabindranathTagore) 更是一个“孩子的天使”。他的诗正如这个天真烂漫的天使的脸;看着他,就“能知道一切事物的意义”,就感得和平,感得安慰,并且知道真相爱。著“泰戈尔哲学”的S.Radhakrishnan说:泰戈尔著作之流行,之能引起全世界人们的兴趣,一半在于他思想中高超的理想主义,一半在于他作品中的文学的庄严与美丽。

在他的诗歌中,泰戈尔也表达出了他对战争的绝望和悲痛,但他的和平希望没有任何政治因素,他希望所有的人可以生活在一个完美的和平的世界中。

卡拉马佐夫兄弟经典名句

展开全文

卡拉马佐夫兄弟经典名句热门搜索

卡拉马佐夫兄弟经典名句相关语录

最新发布语录句子

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做删除处理。